婺源  

3月

婺源:小桥流水人家,黑瓦白墙黄花,轻解薄纱,梦里徽州如画

创建时间: 2015/7/21 11:14:08 737/7

写在游记之前

关于旅行
      又一年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靡外烟丝醉软。有人曾说过,青春太好,好到无论怎么度过都是浪掷,回过头来要感慨生命的豪奢。的确,年轻有太多好时光,这周末我们挥霍在了婺源
      徽州,古称新安,那时由歙县黟县休宁祁门婺源绩溪六个县组成。汤显祖不仅给我们留下了牡丹亭那样的千古绝唱,还写过“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样如省略号般欲说还休的诗句。现已被划入江西省的婺源县,曾是徽州很重要的一部分,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缠绵过许多文人墨客的旖旎情怀。我们在一个雨夜出发,奔向扬州会合小伙伴--处女座和水瓶座,而后连夜驱车往婺源去,一一路过以上那些古老的地名,在年复一年的春风里,与诗里的徽州愈行愈近。
      先上几张照片先睹为快。

关于季节、行程
      作为四大花海之一的婺源,地处徽州地带,盛花期在每年的3、4月间,其中以清明节前两周为最盛。
      婺源行程分为东线、西线和北线;其中东线由县城出发,至月亮湾、李坑、汪口、江湾、晓起、江岭、高山平湖庆源,这条线路以古村落为主,其中江岭的花海更是壮观,故选择江岭为首选目的地。而庆源目前并没有完全被开发,古村保存的很好游客却很少,故选择庆源为另一目的地。
      西线由县城出发,至文公山、鸳鸯湖,这条线路比较冷门,游客也比较少;
      北线由县城出发,至延村、思溪、彩虹桥、李坑、洪村、大鄣山、理坑,相对于东线,北线的内容更加丰富一点,自然风光和古村人文相结合,景区比较分散,但不在同一线路上。北线在之前的游记里已经提到,当时从县城骑行去了延村、思溪和清华镇的彩虹桥,故此次婺源之行舍弃了北线。

关于影像
      单反机身Nikon D61o;镜头为广角16-35/F4,这支镜头作为相机的挂机镜头,婺源的风光片几乎出自于它,另外广角风景人像也出自于它;长焦镜头80-200/2.8小钢炮,这支刚入手的长焦在最近的成片中经常使用,作为人像特写以及长距离风景照的镜头;定焦镜头Sigma50/1.4,有了长焦后这支镜头便有所冷落,此次婺源之行根本没派上用途,但是它的特点在于使用场地的不受限制,在人多或者是拍摄地比较狭窄的地方比较好用。
      拍摄的着装以素雅清新为主,因为油菜花的色彩已经很浓厚,因此白色、淡蓝色的衣服搭配鲜艳的菜花黄,以及小桥流水古村,很有一番田园的感觉。
      如有摄影相关问题,欢迎提问。
     上一篇婺源游记的链接:花海依旧,蝴蝶飞扬,http://www.mafengwo.cn/i/873184.html

关于交通、住宿
      我们是从扬州自驾婺源,单程的路程530公里。在旺季的时候特别容易堵车,少则一两个小时,多则半天都有可能,因此出行之前规划好避开车流人流是很有必要的。一般来说周末从上午9点以后到下午6点之前,就特别容易拥堵,避免此段时间开车,并且能在前一天向住宿的农家获得点建议是很有帮助的。
      我们周五晚上直接开到庆源,因为是深夜,即使庆源的山路十分狭窄但还是一路畅通;周六从庆源江岭,回程路也没有发生拥堵,而同是从晓起到江岭的来程路上,车便从中午堵到了晚上;周日从江岭经晓起上高速遇到了一点拥堵,在江湾段花费了1小时时间。
      住宿的话,在庆源无需预定,因为是古村落,基本上住的农家都是几十年历史的老宅了,很有感觉;江岭下村落的住宿是需要预定的,我们下午5点到达江岭的时候景区里面已经没房了,之后在1号观景台外的村子找到了住处,条件也还是不错的,价格也比景区内的要便宜。

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18:05分苏州出发,21:30分到达扬州。未作停留便开始正式的旅途。是夜,无星无月雨势倾城,并非出行的好天气。为避开周末旅游景点堵车高峰期,处女座身体不适的情况下硬是连续开了六个小时车坚持到目的地。
      沿途雨越来越小,到最后如烟似霰。进入婺源县深夜鲜少有车,窗外一片寂静的黑。在小起村的村口,我们被五个人拦下,他们挡在车前,其中一个打着手电,一个大声喊“停下停下,车往里面停。”原本长途疲惫昏昏欲睡的我们被惊醒面面相觑,不会是遇上打劫了吧?凌晨两点多,要是劫游客这也太敬业了。处女座迅速停车关上车窗锁了车门。对峙双方互相愣了七八秒钟,对方终于不喊停车而喊门票,因紧张而狂跳的心猛地松懈想要笑出声来。解释过我们并非在此处停留,而是路过要去庆源村,对方也笑了,挥挥手“走吧”。
       路过晓起,便是江岭。虽是静夜,却也看得出这里广受青睐。民宿前几乎都停满了旅游大巴和私家车。方才惊吓刚过,睡意全无。借着灯光村里的灯光可以看到路旁的油菜花开得盛大喧闹。
      江岭庆源去有很长一段连续急弯的山路,崎岖且窄小。恰逢山间起了夜雾,能见度不足五米。饶是小心翼翼仍然像过山车般惊险刺激。终于在凌晨三点半的时候,到达庆源,向同样拦路收费的大叔买过门票(20元/人)后,满村里找先前预定好的客栈(直接打电话订民宿比网上订优惠许多)。下车后,一棵开满花的树首先映入眼帘,雨夜朦胧的水汽里,树旁的一户人家有扇小窗户透出氤氲的暖黄色灯光。朴实亲切,是这盏灯,也是婺源
      停车场前面是一条湍急的小溪,夜色像恋人漆黑的发,幽幽地映着溪水刷刷的奔流声,什么也看不见,却又什么都可以想象。我们隔岸看着对面已打烊的酒坊亮着大红的灯笼,想着明天晨起,会看到这个传闻中古朴的村落怎样的姿容。跨过一座没有护栏,夜里也看不见材质只依稀感觉脚底打滑的窄桥,我们往水流的下游走了许久。碰见一个村民告诉我们,要找的银杏人家客栈要顺着水流,往上游走。掉头走在约莫是青石板的小路上,冒着雨,踩过好几个积水坑,沿着潺潺溪水往上走到一棵大树前停下。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看看树上的标牌,八百多年的老银杏。忐忑地给客栈主人打电话问路,来的是一位好心的姐姐,她说等我们到凌晨一点还没来就先睡了,这么晚去后面的大房间住还要走一段路,于是就近在小木屋里住下,80元/间房。二楼有许多房间,皆是木床木桌木墙木窗,墙上的复古木镜框里,压着许多主人自家的黑白老照片。
       合眼躺下,居然听到了村里的公鸡打鸣声。婺源第一夜,庆源村,雨打窗扉,已近天明。

吹苑野风桃叶碧,压畦春露菜花黄

      推开窗是缭绕的晨雾弥漫,门前的小溪夜里分外清晰的水流声淹没在游人的笑语里。对岸的马头墙、小青瓦隐隐约约,飞檐翘角错落有致。初初展开婺源的卷轴,不知这一砚笔墨为谁候,烟水迷离浮生若梦。

——清晨的庆源村十分的安静,走在古老的石桥上,也走进这一幅水墨。

——每一处的斑驳都是古老的印记,淅淅沥沥刻在这黑白之间。

——春归处,已是桃红,已是柳绿。

——人道是,身在此间,念在千年。

      下楼在溪边的小摊子上吃早点。有豆花、米线、青团、玉米、梅干菜饼等等。聪明的庆源人民为防南北之争,豆花做成原味的,另有调料甜咸自选。梅干菜饼别有风味,值得一尝。

——清晨的马头墙下菜花正黄,桃花正艳。

——村口的梯田上已满是黄花,天青色等烟雨。

——黄白之间的花田,心花路放的心间。

——村外也是漫山黄花,山间的雾气还没散去。

      走在粉墙黛瓦的环绕中,青石板路温柔安谧,有的人家春睡未醒,紧闭的木门上红彤彤的春联映着门口灼灼桃花,兼之云遮雾绕,仿佛走在一个古老的梦里。溪边有青砖砌的小码头可以浣洗衣裳,也有提着竹篮卖花环的小姑娘。偶遇一树梨花,就那样颤颤的凝着晨露,雪白纤弱,开在我们必经的路旁。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庆源的这一天便从花海中醒来。

——每一个姑娘都应该拥有一片花海。

——晨雾,从山的这一头蔓延到那一头,犹如薄纱。

——桃花夹杂在黄色的海洋中,犹如一位初妆的少女。

      田头阡陌,鸡犬相闻。这就是徽州人的山居生活。村后是天然的卷轴,绘着一沐春风万顷黄的婺源风光。

      碧绿的杆金黄的花朵垂着晶莹的水珠,擦肩而过便能湿了衣袖鞋袜。田埂边错落着桃花杏花和不知名的野花。有山泉蜿蜒而下,我们顺着雨后泥泞的小道往上走,站在高处看到来时的村落,细节都湮没在雾气中,轮廓似水墨画勾勒出写意的几笔,美得不真实。与村落几乎融为一体的连绵青山也遮着面纱含羞带怯。

      再往上已荒草丛生,我们边往回走边与在村里散步的处女座和水瓶座喊话,一呼一应间,只觉得心肝脾肺皆是春季田野清新的气息,心旷神怡。

      有人在溪边洗水芹菜,青葱鲜嫩的一把,瞧着水灵灵的样子,只看一眼就开始馋了。田埂上随处可见新发的野菜,散养的土鸡随意在路上走来走去啄食小虫。买了一个花环并一块驱虫的樟木,才5块钱。

      我们找了一个近百年的老宅子里吃午饭,想来从前是个大户人家,门槛砌得颇高,梁也挑得极高,门楣上镶着整块的精致石雕,上了年份的木制廊柱摸起来有温润的手感,天井周围的廊檐上都雕刻,有梅兰竹菊,也有人物嬉戏图。墙上挂着的先辈们的画像中,人物还是清朝的发式和盘扣的衣裳。后宅靠偏门处挂着一幅对联,上书“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

      我们搬了桌子坐在天井里,点了特色的酒糟鱼、腊肉炒春笋,梅干菜腊肉,加一个纯素菜一道汤。主人把饭端来时,水瓶座惊叹,这也太大了吧?唔,一个木桶,装了满满的饭。真的是桶。酒糟鱼偏辣,却很下饭。那桶饭最后被我们和另一桌客人吃完还另加了些。

      庆源相比江岭要冷门,而汪搓相比庆源则更为冷门。弯弯绕绕的山路上又被收了一次门票(10元/人),左侧是无所遮挡的山崖,可以看到山坳里金色花海中住着人家,右侧是岩石,亦有菜花点缀其中。这里的山远称不上雄奇,单看并不出色,却胜在与梯田花海相得益彰,仿若包着布头巾的乡间少女,自有小家碧玉的清雅温良。

——从庆源到汪搓村,是一段弯弯曲曲的盘山路,油菜花田就在这山中。

——远处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慵懒的还没发出枝芽。

——犹如未出闺门的少女,汪搓村在群山和轻雾的笼罩下。

——盘山路上向远处眺,是青黄相间的梯田。

      汪搓分里汪搓与外汪搓,相距很近。在盘山路上行至半途,被向下看到的景色惊艳。梯田有如山间整整齐齐收藏着许多弯弯的月牙,因开了花,这些月牙儿都是黄橙橙的。及至到了汪搓村,走过高大红豆杉下的小拱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株桃花,这哪里是桃花呢,分明是满树殷切的春天。古人常赞美人桃花面,可你若见过山间原始村落里的桃花开在山泉边上,临水照花孤芳自赏风流妩媚中别有一番宜室宜家的气质,想来若人面桃花相映红,美人要逊色于春花。村里没什么人,鸭子嗒嗒嗒嗒地走在石板路上,遇到我们就扑通一声跳进水里,惊得水边踱步的白色乌冠鸡拍着翅膀踩着水花跑开。民宅边都堆着木材,粗毛竹对半切开充当水管,引着山泉避开主要道路。有久不住人的房子已经破败,没了房顶,土块磊的墙体摇摇欲坠。老爷爷慢慢地背着手转悠,看着一生劳作的田间开满油菜花像国王在巡视他的疆土。村子的里面有两颗树并肩而立,都是树干粗壮的老树了,据说一雌一雄,故而得名夫妻树。在村里可以买到土鸡蛋和土鸡,还有山上挖的新鲜春笋。

      汪搓分里汪搓与外汪搓,相距很近。在盘山路上行至半途,被向下看到的景色惊艳。梯田有如山间整整齐齐收藏着许多弯弯的月牙,因开了花,这些月牙儿都是黄橙橙的。

——油菜花黄是这个季节的主色调,给这徽州古村的黑瓦灰墙涂上了丰富的色彩。

      及至到了汪搓村,走过高大红豆杉下的小拱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株桃花,这哪里是桃花呢,分明是满树殷切的春天。

      古人常赞美人桃花面,可你若见过山间原始村落里的桃花开在山泉边上,临水照花孤芳自赏风流妩媚中别有一番宜室宜家的气质,想来若人面桃花相映红,美人要逊色于春花。

      村里没什么人,鸭子嗒嗒嗒嗒地走在石板路上,遇到我们就扑通一声跳进水里,惊得水边踱步的白色乌冠鸡拍着翅膀踩着水花跑开。

      民宅边都堆着木材,粗毛竹对半切开充当水管,引着山泉避开主要道路。有久不住人的房子已经破败,没了房顶,土块磊的墙体摇摇欲坠。老爷爷慢慢地背着手转悠,看着一生劳作的田间开满油菜花像国王在巡视他的疆土。

      村子的里面有两颗树并肩而立,都是树干粗壮的老树了,据说一雌一雄,故而得名夫妻树。在村里可以买到土鸡蛋和土鸡,还有山上挖的新鲜春笋。

      离开汪搓往江岭去的时候,山间的云雾陡然下沉,似是酝酿着一场雨。而游客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证据就是,江岭的路口堵车了。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尚有空房的民宿住下,傍晚空气变得湿寒。处女座和Fei往后山去探路,双鱼座和我又冷又饿又困,像两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可怜兮兮各自回房洗澡捂进被窝。水并不热,越洗越冷。等他们回来后,准备开饭。坐在厨房的老式灶膛边烤着火,闻着饭菜的香味,被柴米油盐的人间烟火气息围绕着才逐渐暖和起来。主人热情地告诉我们,怕冷可以坐在凳子上。那是一种奇怪的凳子,造型像被掏空了的竹筒,底下嵌着铁盆,燃着炭,盖着铁网。上面可以坐人,热气腾上来,据水瓶座表示,取暖效果显著。

——离开汪搓,总有一点留恋,村庄依然静谧,像是我们从未来过。

——小桥流水人家,黑瓦白墙黄花,轻解薄纱,梦里徽州如画!

      捧着暖暖的土鸡汤,嚼着炸得酥酥的小鱼干,听着刚进门的客人描述从外地来江岭堵了一下午的糟心,深感庆幸我们前夜熬夜赶了过来错开了高峰期,星星眼感激做计划高瞻远瞩的Fei,和不辞劳苦堪为楷模的处女座。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连日来都是阴雨连绵,未曾指望能看到日出。我们都睡到七点才懒懒起身,却出乎意料地天公作美。

——远山青黛,晴空万里,一早的序幕就要拉开。

      江岭景区有好几个观景台,虽然看的是同一处风景,却因视角不同而有不同的美感。这些观景台大多在树木掩映之中,而那些树,都是至少两人合抱的古树。在一号观景台看过阳光穿过山间牛奶般的云层将山下村落的马头墙映得发亮的景色后,我们沿着台阶往下走。从脚边到天际都是油菜花,放眼望去漫山遍野流金溢彩,空气里是菜花特有的香味,已有蜜蜂和蝴蝶寻香而来,轻盈飞舞。偶有成片的白色萝卜花点缀在油菜花海中,令人眼前一亮。若说昨日阴雨中的花海展现了婺源古老沉静的一面,那今天阳光下的花海就展现了婺源年轻鲜活的一面。

——像打翻了黄色的颜料盒,黄色便从山的这头向那头流去。

——流淌着的黄色,村落犹如花海中的岛屿。

——还有那白色的菜花,身着连衣裙的姑娘,一切都单纯而美好。

——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阳光倾洒到花海之中,犹如海浪上的泛光。

      山泉与溪流是婺源所有村庄的天然标配,我们走过古驿道,看完小瀑布,穿过古树群,经过了两个小型村落,都是有路便有溪水,有溪水便能寻得山泉。私以为江岭景致之美七分在花田,两分在山水,一分在古树。

——黛色的青山衬托着金色的花朵,身在此处,心在远方。

——有时候一幅简单的画面也能勾勒出简单的幸福,因为幸福本是简单。

——走过山岭小路,风景在你的眼中,你也是眼中的风景。

      正午时分阳光由温和变得刺眼,踏上归程。大约昨晚听说堵车时自我庆幸多于同情他人,水瓶座小伙伴还分享了一个关于 "下雨天修路和堵车更配哦”的笑话。都说天道轮回,竟不知轮回得如此有效率,这下换我们自己被堵在了路上。只不过在好春光里这也是种难得的体验。车开不起来,来往游人大多步行,各色春装与红桃花、白杏花、黄菜花、绿柳枝相映成趣,缤纷的色彩让素淡的婺源变得明艳。蜂飞蝶舞,桃李芬芳。阳光明晃晃地照在金灿灿的花田里,有美人如花,草木如织。诗人海子曾这样写过——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青黛远山,金黄阡陌,灰墨村落,水色徽州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此处阡陌多暖春,你来婺源一趟,你也要看看太阳。

如果你想要更多的了解,请联系我们

If you want more understanding, please contact us

旅居热线:400-008-0898, 销售热线:0371-86580700

服务热线

400-008-0898

销售热线

0371-86580700

微信公众号